五月综合激情婷婷六月色窝_激情综合亚洲色婷婷五月_激情综合色五月六月婷婷_风韵犹存岳厨房激情_波多野结衣办公室激情A片
走自己的路



美寶集團今天已成為一個以研究所為核心龍頭的跨國高技術實業集團。它集科研、工業、貿易、醫療、服務五位一體,有研究所、兩個美寶制藥廠、一個美寶高科技貿易公司及有學術交流、技術推廣功能并有5000家醫院參加的醫療網服務功能的中國燒傷創瘍科技中心。在海外,美國美寶環球公司,泰國美寶公司及中東的海灣和龍尼法瑪兩大藥廠的合作企業構成集團的海外企業群體。十幾年來,我們以燒傷創瘍醫學、醫藥學的研究為基礎,進行醫學、藥學基礎研究:醫療技術、藥品、美容護膚品及營養要素等一系列生命科學的高技術研究。其中燒傷的濕潤暴露療法(MEBT)及相應的美寶濕潤燒傷膏(MEBO),不僅被英美專家譽為燒傷治療史上的一次革命而居于世界領先地位,而且濕潤燒傷膏已被授予兩項美國及歐洲專利,并在國外十幾個國家正式作為藥品注冊而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獲得國外專利且注冊為正式藥品的中國藥。我也因發明MEBT/MEBO及在燒傷治療上的成就而獲得全美燒傷受難者基金會頒發的唯一一位外國醫生獲得的"人道主義獎"。國家衛生部已將此項技術和藥物列為首批十項向農村基層推廣的重大科技成果之一。目前全國已有70%的燒傷病人使用這項技術和藥品進行治療。21世紀,這項技術和藥品僅年出口額將超過1千萬美元。而所有這一切規模產業不過是12年前曾被"權威"們視作"雕蟲小技"的兩項成果轉化的產物。而當初,正是為了這兩項成果,我在山東四處碰壁,乃至遭誣陷而憤然辭職來京創業,之后又經歷成果轉化的坎坷及艱辛,給我以不少的啟示。

"人類技術進步就是一部'小人物'挑戰'權威'、'新生事物'戰勝'傳統觀念'的奮斗史"

燒傷濕潤暴露療法(MEBT)是一種讓燒傷組織立體式暴露在生理濕潤環境內排泄、再生、修復的局部醫療方法。美寶濕潤燒傷膏(MEBO)是配合實現上述療法的專用外用藥。兩者統稱為燒傷濕性醫療技術,也是《燒傷濕性醫療學》的醫療技術之一。"燒傷濕性醫療學"從其立論伊始,就對以抗菌防感染為核心的"干燥結痂、切痂植皮"的傳統常規燒傷外科療法提出了"挑戰",認為目前常規的燒傷治療方法用抗菌藥和干燥結痂去處理創面,在殺菌、抑菌、控制感染的同時,破壞了再生修復環境,加重了對燒傷組織的損傷;手術切痂植皮的實質是將燒傷組織切除,在手術刀傷上植皮,不過是一種外科療法,也沒有治療燒傷組織;而真正的燒傷治療必須是"創造一個生理濕潤環境,使創面的壞死組織可以無損傷地液化排出,而殘存的活組織不再進行性壞死并得以再生修復"。依此設計的MEBO,不僅含必要的藥物和營養物創造使創面再生修復的環境,而且其特殊的框架劑型,可以使創面像皮膚一樣具有呼吸功能,既可適時排出液化的壞死組織又可適時封閉創面防止外界污染和二次損傷并保持生理濕潤的環境。以這種方式,MEBT/MEBO一舉解決了國際上治療燒傷創面的四大技術難題,即:利用非麻醉方式解除創面疼痛;利用非殺菌抑菌方式預防和抗感染;利用植物提取的天然成分,有效地阻止或減輕了燒傷創面的炎癥和繼續進行性壞死;通過調節殘存皮膚組織的再生條件達到了深II度燒傷無疤痕愈合,并可利用脂肪組織中的少量皮膚殘存組織重新再生皮膚,從而大大提高了臨床救治燒傷面積達90%以上的病人的成功率。

MEBT/MEBO對"傳統"的挑戰,當然地引起了學術上的對抗。然而,遺憾的是,這種對抗并沒有帶來促進學術進步的公平競爭,而是演化為"權威"和"傳統"借助行政"權力"和學術界的"權勢"對MEBT/MEBO的"封殺"。那時,曾有過對MEBT/MEBO"封殺"文件和以學會名義、以敗壞MEBT/MEBO名譽為目的的致國際燒傷學會的"封殺函"。然而,就是在如此惡劣環境中,我們不但生存不來而且發展壯大,MEBT/MEBO普及全國。今天看來,根本原因在于MEBT/MEBO是科學的,科學是經得起考驗的,科學的新事物在本質上是最有生命力而不可被扼殺和壓制的。

十幾年的臨床統計證明,以MEBT/MEBO治療燒傷總治愈率為99.42%,治愈最大燒傷面積100%,深II度燒傷無疤痕愈合率達到87%,對燒傷總面積超過90%的大面積特重度燒傷的救治成功率達到92%,與國際燒傷外科對燒傷總面積超過90%的特重度燒傷救治成功率僅達8%形成鮮明的對比。MEBT/MEBO正是以如此優越的臨床效果被廣大的燒傷醫務工作者和燒傷患者所認同,并展示了它的科學性和生命力。這就啟示我們以科學的態度創新是高新技術企業立足和生存之本。

"十二年前,當我辭去公職,只身來京時,懷揣的還是兩項尚未破土的‘幼芽'"

盡管已經有了改革開放的大環境,然而"幼芽"所面對的是當時仍然板結的土地。這種"板結"來自于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只為國家科研單位及其科技人員而制定的各種規章、制度、程序,來自于這種體制下對無公職"個體"科技人員歧視,也來自于傳統學術權威對"幼芽"所蘊含的"叛逆思想"的蔑視和壓制。所有這些都構成了可能扼殺"嫩芽"出土的板結。不難想象在1987年,我既無戶口,又沒有公職單位,僅此一條,按當時的制度規定就足以將這兩項成果扼殺于萌芽之中。

所幸的是,改革的春雨畢竟滋潤了這板結的土地。就在"幼芽"最需要扶助時,光明日報社當時的領導不但接受了我這個科技流浪漢,還幫我成立了研究所;衛生部科技司和國家科委以及衛生部藥政局依法而靈活地鑒定了成果,并受理了新藥的申請;特別是,面對我被誣為"學術騙子"、MEBO被誣為"假藥"的巨大壓力,宣武區政府、區科委、區衛生局及宣武中醫醫院的領導和醫護人員,表現了過人的膽識和超前的意識,毅然決定將宣武中醫醫院作為MEBT/MEBO的臨床基地,為這顆"幼芽"的出土、成長、開辟了永遠值得紀念的第一塊園地。

MEBT/MEBO問世后,也招惹了眾多"有心人"對其技術秘密的窺探。90年代初,我們原在山東聯營藥廠的一方,自以為竊得專有技術,進而破裂聯營、自立門戶,制售假"濕潤燒傷膏"。而在地方保護之下對這種侵權、制假行為,當時甚至連北京市兩級法院的判決都無可奈何;而與此同時國外有人以合作為名,收買光明所內部人員在竊取專有技術不成后,居然內外勾結,甚至串通個別主管部門內部人員,不惜泄露經國務院駁回的內部文件,以匿名形式向國內外散發信件誣陷、誹謗徐榮祥是"騙子",燒傷膏是"假藥"。1992年,當我訪問美國和敘利亞進行國際合作時,誹謗信居然寄到我們的談判對手及敘利亞衛生部手中,從而導致合作夭折,造成極其惡劣的國際影響。就在這最困難時期,1992年國務院專門召集會議研究"濕潤燒傷膏問題"并形成國閱(1992)82號文件和相應的法律工作組調查報告。1993年宣武區法院及北京市中級法院兩審判決,依法打擊對我這個發明誹謗的刑事犯罪人,伸張了正義。之后從1993年到1999年間,北京市中級和高級人民法院又三次判決,堅決保護研究所的知識產權并要求主管部門堅決打擊山東制售假藥的非法行為。1999年7月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頒發國藥管市(1999)173號文,堅決查處山東制售假"濕潤燒傷膏"的大案。正是這中央到地方、行政到法律的多層次保護使研究所渡過了難關,同時MEBT/MEBO在衛生部領導及科技司的支持下,得以迅速普及和發展成就了今天的事業。這就啟示我們,高技術企業的生存和發展尤其需要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的特殊關懷及從行政到法律的特殊保護。

"我以為,模仿別人永遠是在別人后面爬行"

以生理再生修復為基礎,尋求無疤痕的傷口愈合方式已成為當前傷口愈合研究的總趨勢和主導潮流。而在這一潮流中,我們可以驕傲地說,中國的MEBT/MEBO生理再生修復傷口愈合的技術和藥物居于領導地位,尤其是在全厚真皮燒傷的胚胎式生理再生愈合的基礎和臨床研究方面,更是最杰出的代表。1999年10月,我應邀在新加坡舉行的傷口愈合國際研討會上做了報告,以上百例MEBT/MEBO治療大面積全層皮膚壞死深度燒傷人體臨床的成功向世界生物醫學證實,中國在生理再生修復傷口愈合領域已超越了基礎研究動物模型的階段,進入了人體臨床實際應用的階段;與此同時進行的以人體組織化學染色法的基礎研究對上述愈合過程的結果證實,依靠人體皮下組織中的生物信息實現胚胎式的生理再生修復愈合已不再僅僅是可能,而是完全實實在在的科學現實。這個基礎研究成果其學術上帶來的震撼意義深遠,尤其是當西方的生物醫學專家和各種生產廠家以巨資徘徊于尋求生理再生修復的技術和產品之路,尚無滿意結果之時,MEBT/MEBO卻以其令世人矚目的臨床效果,已獨步青云于市場達十年,并正邁向歐美發達國家的市場。同時,在研討會上報告的著名生物醫學家英國的Ferguson教授所進行的真皮再生及胚胎傷口愈合等動物模型的基礎研究的結論,有力地驗證了我們數年前就提出和得到的傷口胚胎式生理愈合的必要條件下和依靠皮下組織中生物信息成長為干細胞再生真皮的結論,這就更加證明了我們在這一研究領域中的領先地位。

有人曾問我,面對資金雄厚、科學設備和手段先進、起步早于中國的國外發達國家的生物醫學科技及企業界,為什么中國的MEBT/MEBO可以后來居上,捷足先登?我以為模仿別人永遠是在別人后面爬行,要走自己的路才能找到捷徑。我總結這條捷徑為:以"整體與個體論"的哲學思想,引導人們對醫療疾病的思路,既要從具體的認識觀中研究規律,也要從整體認識觀中研究方向,以尋求雙方的總體規律為反映事物本質的哲學思想,來指導醫生的辨證施治,使之成為東西方文化有機結合的新的醫學哲學思想體系。在傷口愈合領域中,我們把傷口再生修復愈合是作為人的機體的整體綜合作用去把握,以創造適宜生理環境調動人體再生修復本能去實現生理性愈合。相反,盡管西方諸國在基礎研究上作了大量投入,也取得一些研究結果。但是,這些研究成果轉化成為可臨床應用的產品卻步履履蹣跚。這主要是,在轉化中他們過于注重成果的個體性而單一地從"生長因子"、"細胞移植"等去尋求出路,導致無法從認識生理再生修復是機體的整體綜合作用去把握方向。他們過于注重依賴于加入體外培植或生產的"細胞"或"因子",而忽視創造適應環境調動人體自身再生本能力量。因此,MEBT/MEBO的成功啟示我們,中國的高新技術要想在21世紀高新技術激烈競爭中能后來居上,就要發揮中國人在哲學思想和自己研究方法論上的優勢,才能捷足先登。

 

青年科技創新 2000年 第1期

 

Copyright 1999-2002©  美寶國際集團 All Rights Reserved
五月综合激情婷婷六月色窝_激情综合亚洲色婷婷五月_激情综合色五月六月婷婷_风韵犹存岳厨房激情_波多野结衣办公室激情A片